贸易政策

商务部: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

文章来源:10bet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9-10-25 09:38    点击量:

      10bet中文网

  9月29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第五场发布会举行。商务部部长钟山,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副部长钱克明介绍了“推动更高水平开放,促进商务高质量发展”有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我们国家1950年进出口总额只有11.3亿美元,规模非常小,到2018年达到了4.6万亿美元,成为了全球第一贸易大国。”钟山说,同时,中国贸易结构不断优化,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成为出口主体,民营企业成为对外贸易主力军。

  他指出,进出口更协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也更加协调,中国每年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外贸在促进增长、扩大就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直接或间接带动就业1.8亿人以上。

  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已达20.1万亿元,增长了3.6%。从全球看,中国的出口增速高于全球主要经济体整体水平。

  钟山表示,对于中国外贸当前面临的外部及内部挑战,商务部已经出台了许多“实招”,帮助企业排忧解难,中国企业也通过加强技术改造、技术创新、提高质量,开拓市场,完善国际营销网络,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下一步,商务部将抓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在政策落实上下功夫,推动稳外贸政策尽快落地、早见成效;二是在优化市场布局上下功夫,要以共建“一带一路”为重点,鼓励企业开拓新兴市场,完善国际营销网络;三是在高质量发展上下功夫,要强化科技创新、制度创新、模式创新和业态创新,做强一般贸易,提升加工贸易,发展其他贸易。

  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为例,王受文透露,现在RCEP的谈判不断加快,在市场准入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规则领域内谈判所剩的问题已经不多,对于遗留的问题,RCEP的16个成员国决定在下个月12号在泰国召开一次部长级会议来进行讨论。

  另外,随着近期日韩贸易摩擦的升级,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的进展也备受关注。对此,王受文表示,三方达成共识,要加快谈判步伐,而且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应该是一个全面的、高水平的、互惠的、超越RCEP的。目前三方已经确定在服务贸易、投资领域的谈判采用负面清单的方式进行,并且要尽快在韩国召开,争取于年内要在中国再举行一轮谈判,“我们相信在RECP的谈判基础上,中日韩自贸协定的谈判会有一个更好的基础。”

  对于牵动全球市场敏感神经的中美贸易谈判,王受文透露,国庆节后的一周,刘鹤副总理将率团赴华盛顿举行第13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前不久,双方经贸团队在华盛顿举行了副部级磋商,就共同关心的经贸问题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也就第13轮经贸高级别磋商的具体安排交换意见。

  近期,商务部从保障猪肉的供应、稳定市场价格方面,会同相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并积极扩大进口来源地,完善支持政策。

  1-8月份进口猪肉116.4万吨,同比增长40.4%。此外,商务部还扩大替代品进口,1-8月份牛肉进口98万吨,增长53.6%;羊肉26.5万吨,增长16.6%;禽肉49.3万吨,增长了50.7%。

  目前从市场监测数据来看, 9月16-22日,中国36个大中市场食用农副产品价格小幅回升,猪肉平均批发价格为每公斤36.4元,比前一周略有下降。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各部门、各地方正在扎实推进各项工作,促进生猪产能加快恢复,做好猪肉的进口和储备的调节。同时增加牛羊肉和鸡肉等市场供应。

  据钱克明透露,目前已分三批,总共投放了中央储备猪肉3万多吨,“第三批1万吨就是今天下午1点钟开始启动的,目的是增加国庆期间猪肉的供应。除了猪肉以外,我们还投放了2400吨牛肉、1900吨羊肉。相关的地方商务部门也陆续开展了地方储备肉的投放工作。”

  过去70年来,中非之间建立了牢固的贸易关系。钱克明表示,中国已经连续十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非洲是中国企业新兴的投资目的地,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对非直接投资的存量已经超过了460亿美元,在非投资的中国企业超过了3700家。非洲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海外的承包工程市场,2018年新签的合同额达到784亿美元。

  未来将如何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中非经贸关系?对此问题,钱克明表示有三个方面的计划:首先是支持非洲培育内生的增长能力。未来将以产业合作为驱动,支持非洲经济结构的转型,特别是工业化的发展,同时以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支持非洲加快互联互通和一体化进程。非洲自贸协定已经在推进,下一步区域航空计划和区域基础设施联通计划也将推进。

  其次是汇聚各方的资源和力量。过去主要以中央为主,今后将转向中央和地方联动,由以政府为主转向以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商协会和民间联动,充分调动外部资源,稳步开展对非的三方合作。

  最后是推动合作模式的转型升级。包括深化对非的投资合作,积极推动更多的地方和民营企业对非投资,创造就业、创造外汇,推广经贸合作区的模式;继续扩大中非贸易,多举措扩大进口非洲的非资源类的产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方式逐步从单纯EPC向BOT、PPT和投建营一体化转变,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创新投融资的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