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何伟文:美国经济的问题在贸易政策不在美联储

文章来源:10bet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9-10-28 04:12    点击量:

      10bet中文网

  在中美经贸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之际,中国海关近日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美双边外贸总值同比下降了10.3%,中美经贸摩擦确实给双边贸易带来了压力。

  同时,外贸企业还需面对另一个挑战:全球经济增速正在集体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下调至3%,创下金融危机后的最低点,美国2019年经济增速预测被下调至2.4%。

  在此背景下,外贸企业应如何应对?中美经贸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是否会带来积极影响?在第126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期间,主题为“迎接经贸新时代”的2019年广交会国际贸易发展论坛在广州举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借此机会采访了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何伟文。

  中美经贸磋商取得实质性进展,毫无疑问会是正面影响,何伟文指出,出口企业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中美贸易摩擦,一方面是关税造成的直接影响,另一方面是由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因此,如果双方最终能达成协议,将会带来积极影响。

  何伟文同时提醒,本轮磋商朝着正确方向前进了,但只是一个开始,更艰苦的谈判还在后面。

  当前,外贸企业面临的严峻环境,不仅来自中美贸易摩擦,也来自全球经济增速的集体下行。何伟文指出,世界贸易组织(WTO)不久前将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增速调低到1.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把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下调至3%,这是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他预计四季度形势可能比较困难,建议外贸企业应提早谋划,寻找对策。

  何伟文称,企业首先应回顾去年以来自身在复杂环境下遇到什么变化与问题,研究是否可能跨过去或绕过去。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企业还可从中寻找新机遇。他认为,各行业、各企业应从实际情况出发,做好前瞻性规划,除了考虑对产品、市场进行调整,还应升级贸易技术,不停留在跨境电商层面,而要借助大数据等技术打造数字贸易,倒逼自身提高水平。

  尽管特朗普政府一再强调,为关税“埋单”的是中国,但事实上,贸易摩擦也在美国实体经济上得到了体现。从2018年四季度以来,美国经济已经开始走弱,尽管今年一季度增速反弹至3.1%,但二季度又下降至2.0%,较一季度大幅放缓1.1个百分点。

  何伟文指出,美国实体经济形势正在变坏。7月份工业生产指数同比仅增长0.5%,9月制造业PMI只有47.8,创下2009年6月以来最低水平,也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他认为,从前几轮的关税情况来看,贸易摩擦使得净出口对美国GDP造成负贡献。

  他分析指出,二季度美国GDP只增长了2.0%,净出口负贡献0.7个百分点左右,如果没有贸易问题,经济增速应在2.7%左右。就目前2.0%的增速来说,政府开支实际上贡献了近0.8个百分点,也就意味,如果不靠政府的支出支撑,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只有1.2%左右。

  根据美国财政部此前公布数据显示,在刚结束的2019财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创下22.72万亿美元的新纪录。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公布的数据则显示,2019财年联邦政府预算赤字达9840亿美元,与上一个财年相比激增逾2000亿美元,逼近万亿美元大关。CBO指出,财政赤字连续四年以超过经济扩张规模的速度增长。

  这样下去,美国会不会爆发债务危机?何伟文指出,美国以往就出现过资不抵债的情况,但最后国会采取措施解决了,美国自二战后以来没有出现过违约历史。但他认为,政府预算中还本付息的费用不断提高,一旦超过某个界线就会给经济带来麻烦。美国目前是靠财政和货币两个政策工具在维持经济的生命体征,确保2020年大选前不会衰退。

  这也是为何特朗普政府不断施压美联储,要求压低利率水平。何伟文认为,从维持经济扩张的角度,美联储降息是对的。但从美联储本身两大职责来讲,一是控制通胀,但当前通胀根本不需要抑制,二是增加就业,美国失业率已降到历史最低的3.5%,同样没有降息的理由。

  在何伟文看来,如今美国经济的问题并不是降息问题,而是贸易政策问题。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得很清楚,美国面临的问题是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造成问题的是特朗普,而不是美联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