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特朗普”指数出炉|美国经济界:他正在输掉

文章来源:10bet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9-09-13 07:18    点击量:

      10bet中文网

  9月8日,摩根大通宣布了一项专门用来跟踪特朗普推特的指数,取名“Volfefe”,名字的灵感来源于特朗普2017年在推特上的“笔误”——他当时在推特上发了一个“新词”convfefe,一时间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嘲讽,很多人认为,特朗普误拼了“coverage”(覆盖)。

  摩根大通在声明中写道,自从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已经发送了超过1万条推特,而在这些推特发出后,美国市场可能会出现大量的资产价格波动。

  事实上,不只是金融界,美国各界都对用推特治国、与其它国家贸易摩擦不断的特朗普处处提防。

  世界银行前主席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于美国东部时间9月4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表示,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是对美国过去85年一直沿用的贸易政策的颠覆,在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之后,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会对保护主义有如此偏好。

  第一,特朗普退出诸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FP)等国际贸易协定使美国失去了很多出口市场。而在同期,欧盟则达成了多项优惠关税协议,进一步挤压了美国出口商品的市场。

  第二,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在世界各地激发了反制性关税,伤害了美国企业和农民。例如,欧盟主席唐纳德.塔斯克(Donald Tusk)表示,如果美国和欧盟的贸易摩擦升级,欧盟会采取反制性措施。

  第三,特朗普对中间品(Intermediate Good)征收关税,伤害了美国的制造业。在经济学中,类似铝一类的商品被称为中间品,因为其为企业生产的重要原材料。对中间品征税会使企业的成本上升,导致一些企业为了保持市场竞争力而不得不搬离美国。

  第四,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导致在美营商的成本和不确定性增加,因此,在美国的国际直接投资(FDI)总量会因此下降,给美国的就业市场造成下行压力。

  第五,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的高新技术公司利用自由贸易制定了很多对自己有利的行业政策,并且在国际上通用。而特朗普的保护主义会削弱这些公司参与制定行业政策的能力。

  佐利克因此得出结论认为,截至目前,美国在贸易战中“惨败”,而且照目前的发展,贸易战可能会直接导致美国的“经济崩溃”。他号召美国国会开始抑制特朗普的贸易策略,同时也要求商界领袖对国会的反击给予支持。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8月初刊文称,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战中节节失利。

  首先,特朗普的贸易策略体现了美国高层社会中广泛传播的“唯我论”,认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独特历史和独特民族性的国家。这个想法相当荒谬,而所有基于此理论定制的政策都是疯狂的。

  其次,特朗普自称其为“关税人”,但他的理论活在过去,与现代经济完全脱钩。在全球化的今天,商品的供应链通常会跨越多条国境线。

  克莱姆森大学商业和行为科学学院名誉院长布鲁斯·延德尔(Bruce Yandle)认为,贸易战没有赢家。他认为,特朗普政府所宣称的“关税由中国支付”是荒谬的,而美国消费者则会为其政策买单。延德尔强调,虽然中国企业可能因为高关税而失去部分美国市场,但是贸易战中最大的输家,还是直接面对更高物价的美国消费者。

  原奥巴马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也在《华尔街日报》上表示,特朗普正在输掉对华贸易战。

  福尔曼指出,特朗普对华的强硬态度并没有使中国让步,反之伤害了美国经济。中国选择逐步融入世界,而美国却与它的盟友们渐行渐远。从市场反应来看,美国股市不认为特朗普关税政策所谓的“长期利益”能够弥补短期内的损失,在8月1日新关税加征后股市的下跌反映了市场的负面预期。他认为,8月的动荡股市会让更多投资者认真考虑因关税而带来经济下行的可能性。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瓦尔德曼(Paul Waldman)则在8月26日发表文章指出,特朗普完全不知道美国正在输掉贸易战。他表示,特朗普对贸易政策的制定“充满了误解”,而他的所作所为是“源于他的无知”。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完全没有兴趣站在中国的角度考虑问题”。

  美国银行表示,2020年美国经济下行的可能性已经“攀升到三分之一”。这家机构在8月9日的分析报告中写道,贸易摩擦是美国经济下行最大的威胁。虽然美国的失业率为历史低位,但是汽车销售量、工业生产量和工作时间等指标均与它们在“之前经济衰退开始时的水平一致”。

  全球最大的大豆和谷物加工商之一邦基集团(Bunge)CEO格雷格·海克曼(Greg Heckman)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不确定性让邦基集团不得不暂缓其原定的资本支出计划。

  全美第8大零售商塔吉特公司(Target)CEO布莱恩.康奈尔(Brian Cornell)在8月21日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称,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性会给公司制定商业计划时增加额外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

  国际知名研究机构牛津经济(Oxford Economics)在8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和中国的贸易摩擦预计会给美国旅游业在2018年-2020年带来约110亿美元的损失。据统计,2018年中国赴美游客总量同比下滑5.7%,为14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而2019年上半年中国赴美游客总量同比下滑2.2%。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教授大卫.多德森(David Dodson)表示,特朗普正在处于“失去商界支持的边缘”。他“跳梁小丑般的表现”让很多供应链经理人无法做出决定,而这些经理人也对他的反复无常表示“失望透顶”。

  美国北达科他州农民工会副主席鲍勃.库伦(Bob Kuylen)称,北达科他州的农民“在特朗普上台后基本上失去了所有的市场”。而内布拉斯卡州农业部在9月3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2019年内布拉斯卡州农民因贸易摩擦而带来的损失可能会接近10亿美元。路易斯安纳州、德拉华州和蒙塔纳州等地的农民也纷纷在采访中表达了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不满。

  由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联合发起的最新民调显示,有64%的美国民众支持自由贸易,是反对者的两倍之多。美国CNBC电台认为,这样的数据“显示了特朗普自身也在被其贸易政策伤害”。

  摩根大通分析师布哈斯(Dubravko Lakos-Bujas)在8月19日给客户的邮件中表示,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会对冲绝大部分来源于降税的红利,并会让每户美国家庭每年多支出1000美元。

  9月3日公布的8月美国ISM制造业PMI(采购经理指数)自2016年来首次跌破50%的荣枯线%预示了经济下行。同日发布的8月美国IHS Markit制造业PMI报50.3,为自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值。美联储曾在7月对美国制造业因贸易摩擦受到的冲击表示担忧,认为持续的贸易摩擦会降低营商信心,从而缩减资本开支。

  8月14日,美国2年期国债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盘中出现倒挂,引起市场恐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当日应声下跌3.05%。在过去4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2年期国债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是其经济衰退的重要信号。